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百七十七章 太子之位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臣遵从陛下的意思,此事不会再提。”

    承平郡王见皇上一脸坚决,也只能顺着皇上承诺,“澈儿可为太子,只是魏王之子,您是在诸多侄子中挑中从小亲自教养的侄子为太子。以澈儿同陛下的情分,即便没有父子名分,同您也胜似父子。”

    陪伴赢澈长大的人不是魏王,而是皇上!

    别人不会偷听他同皇上的密谈,然胆子很大的赢澈未必就老老实实的,承平郡王虽然不知赢澈躲在何处,却是笃定赢澈会把一切都听进耳中。

    皇上对赢澈的宠爱和维护已经做到一位父亲能做到的极致了,这一点对坐在皇帝宝座上的男人来说是最为难得的,自古以来多少圣主明君对待儿子总是利用和猜忌的,多少明主做下囚子杀子之事?

    皇上不肯认回赢澈,并非是魏王妃的话打动了他,也不是他对魏王的愧疚,而是这么做对赢澈最有好处,皇帝的位置可以传给侄子,但不能传给一个身份不明的儿子!

    承平郡王知道皇上有心给赢澈铺路,没想到会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这份慈父之心,谁不感动?

    如同承平郡王所料,赢澈的确偷偷躲在暗处偷听,直到营帐内皇上说起旁的事后,赢澈才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月色下,赢澈独自一人缓缓走着,早有的猜测在偷听之后成型,回京后他即将面对魏王……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对待皇上,对魏王却有几分愧意,毕竟魏王对他的疼爱和维护不曾少皇上半分。

    哪怕最后魏王会被追封为皇帝,可这就是魏王愿意要的?

    赢澈默默叹息,若是挑明身份,对魏王的伤害更大,所以最后魏王妃选择向皇上摊牌,只求皇上能骗魏王一辈子!

    难怪魏王妃恨不得杀了自己,原来她是怕魏王知道真相,只要他死了,真相即便被魏王知道,不曾同他相处过的魏王也不会有被玩弄欺骗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后魏王妃放弃针对赢澈,其中赢澈无法压制的原因,也有魏王妃喜欢慕婳的原因,其实最根本的原因还是……还在魏王身上!

    魏王妃对魏王的爱,可悲可叹,说不上魏王妃是不是傻,因为爱魏王而一退再退。

    爱一个人就让他幸福?!

    赢澈知道爱人的滋味,却不会纵容慕婳同别人在一起!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男人和女子爱人的区别?

    暂且放下这些念头,赢澈认真处理起皇上回京的各项准备,同时还要尽快为慕婳筹集到足够征战的粮饷,这些上一辈子人的恩怨,他已无力去管了,横竖他有两个需要孝顺的父亲!

    不偏不倚,一样孝顺。

    比皇上先到京城是皇上遭遇乱党袭击的消息,这则消息震动整个京城,谁都不知道皇上是否平安?

    魏王府上自然有不少人找上来,可魏王却没有见昔日的故旧,同留在京城的首辅一起稳定朝局和京城,安抚躁动的百姓。

    按照皇上留给首辅的计划有条不紊进行着。

    “王爷就没想过坐在那个位置上?您不是有过那个念头?”

    “皇位是皇兄的。”

    魏王按了按自己的脑袋,只是处理一些事就让他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