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49章 吻了我要负责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149章吻了我要负责

    越想越生气,阮冰气愤地狠狠踢了车子一脚,尖锐的高跟踢在上面,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,阮冰顿了顿,发现沈墨的脸上闪过一丝肉痛。

    于是,心里反而爽了一些。

    自己生气了,他竟然还觉得没什么觉得自己生气生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虽然沈墨没有说,但是,她就是看出来了,他就是这个意思,不知道她在气什么?我明明做得很棒。

    看到沈墨的表情,猜测到他内心想法的阮冰更是感觉心里仿佛有一团火,快把她烧死了。

    恨不得掐伤他帅气的脸,让他嘚瑟,让他招小姑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气鼓鼓地拿指甲在车窗上抓了抓,发出的那种指甲划玻璃的声音,听得阮冰自己一阵心慌。

    沈墨眨眨眼,又眨了眨眼,有些好笑地道:“手脚不痛吗?我这车被送去护理又花不了几个钱,你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痛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,他说心痛,怎么还笑,根本就是敷衍,虚情假意。

    阮冰拼命拿眼睛瞪他,沈墨叹气道:“再说修车和给你看病都要花你自己的钱,昨天奶奶把你的工资卡给我了,说让我管钱,想花就花,直到我找到工作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?!”阮冰气得吐血,那工资卡,她是拿给奶奶花的,没想到奶奶转背竟然给沈墨了,这么宠沈墨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不行,把工资卡给我,这是我给奶奶用的,你竟然要用女人的钱吗?”阮冰生气地一把抢过工资卡,心里吐槽,沈氏在A市的生意根本没收,而且沈墨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沈氏,身家亿万可能都不止,这家伙低调得很,就是一个典型的隐形总裁,连阮冰都摸不清现在他到底多少钱。

    男人啊,有钱就变坏,以前他身家只有三十亿的时候,都告诉她的,还和她签订协议,说如果自己出轨,财产全部归她。

    现在真好,他竟然打算花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沈墨忍着笑,看小妻子一边脑补,一边脸上阴晴不定,好像一只炸毛的小仓鼠一般,腮帮子还一鼓一鼓的,就有些好笑:“你想什么呢?不是你说要养我的吗?我还以为是真的,原来不是?”

    阮冰气鼓鼓地道:“我说说而已你就信啊!女人的话你也当真,再说了,我说给你你就真的要吗?一点都不绅士。哼,我现在反悔了,一分钱都不给你,你还要负担我们家里的开支,省的你的钱不给家里也给了那个在你车里脱衣服的美人儿,我岂不是很亏?”

    沈墨皱着眉头:“我好像和你说清楚了,你别乱想。”

    阮冰将手机扔给他问道:“你觉得我看到这张照片作何感想,要是你你能高兴得起来?刚刚问你,你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我也要去和别人拍这种照片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沈墨现在终于和阮冰同步了,看看那照片,却是暧昧,就好像自己刚刚和欧阳雪干过什么似的,再想到车里的女人换成阮冰,外面的自己变成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沈墨感觉自己也不好了,他沉默了一会儿,拿着手机摇了摇,问道:“这是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阮冰翻了个白眼:“这很重要吗?我一个朋友经过正好看到就发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沈墨总觉得对来源很介意,但是阮冰现在还在气头上,他只能将这件事情记住,以后再问,现在最主要是哄老婆:“你看她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,如果我真干了什么,她还会这么干净?”

    沈墨只好和她分析。

    阮冰呆了呆,偷偷扫了眼那照片,确实,应该是欧阳雪一脱衣服,沈墨就走出去了,并且隔着车窗,命令欧阳雪将衣服穿起来。

    阮冰酸溜溜地道:“那肯定也是她感受过你的天赋异禀,所以才食髓知味,不然哪个女人能这么不知道廉耻已再缠着你,她可是欧阳家的三小姐,还是上面那位三把手的干女儿,什么样的男人她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天赋异禀?什么叫做天赋异禀,我吗?你觉得我天赋异禀?”沈墨忽然笑了起来,黑色眸子里慢慢染上了暧昧的颜色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阮冰觉得自己脑子里的什么断线了,她她她她,在脑子里想想就好,干什么要说出来啊!

    都怪楚乔,说什么天赋异禀,结果自己最近又每天结结实实地被迫,感受了一遍又一遍,所以脑子里全是沈墨天赋异禀的想法,这下好了,一吵架,一激动,竟然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阮冰咬牙,故作凶狠地瞪了沈墨一眼,耍赖道:“我怎么知道,你去问欧阳雪啊,不是她感受过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她若是知道我天赋异禀,死缠也要缠上来,怎么能容我躲出去?倒是你,你应该最有切身体会才对,因为你感受得最多,体会应该也醉深才对吧?看来你其实是承认这句话的,对吗?原来这个叫做天赋异禀,我才知道。”沈墨的笑意越来越深,享受着自己每说一个字,阮冰的小脸就红上一分的可爱感觉。

    “沈墨,你这样和老婆耍流氓算什么?爸爸知道你喜欢开黄腔吗?”阮冰被他逼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一直往车窗边躲,但是车里的空间原本就有限,无论她怎么躲,却只觉得沈墨的气息越来越重,他都快扑到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沈墨笑得越发暧昧:“先开黄腔的人是你吧?天赋异禀又不是我说的,你说呢?”

    阮冰眨眨眼,看着沈墨,丫的,这条大尾巴狼现在这么开心是在呢么会事?自己刚刚是不是被他带偏了,自己刚刚明明要和他谈论的是,他总是招惹小姑娘,还让小姑娘对他投怀送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扯开话题,我现在和你谈的是欧阳雪的问题,你和她一次更比一次过分,再这样下去,我怕总有一天,你们要搞得在这里车震,到时候,我一定会阉了你,知道吗?”阮冰气势汹汹地回击道。

    沈墨刚刚有点好心情,结果又被阮冰扯出那个欧阳雪,他心情有些不美好了,老婆吃醋是挺可爱的,但是,明显阮冰是对以前小小的事情有阴影,这是他刚刚才发现的:“阮冰,你不是还介意以前小小的事情,所以才对我这么没有安全感,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做了,一定会将你和念念放在第一位,我会用心动表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抱歉,我暂时没办法相信你。”阮冰也意识到,自己当年受的伤害并没有完全消失,自己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沈墨的心情忽然有些不美好,默默地靠在沙发上,回忆起往事,好像都已经模糊,只记得最后阮冰含着泪的双眼,然后是五年的离别,如果还有五年,他想或许他会失控。

    如果是赵瑾年,他一定不会担心,因为阮冰无论如何,只要他一句话,就会回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,阮冰却永远对他有嫌隙,该死,感觉永远输给了赵瑾年,沈墨心里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阮冰见沈墨有些消沉,不由得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过分。

    好像,有那么点,只是,当初沈墨能出来,多亏了欧阳雪,当时肯定也是故意给了她一些错觉的。

    阮冰就怕和当年的小小一样,沈墨会因为愧疚,容忍欧阳雪不太过分的靠近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了沈墨,然后问道:“你自己觉得呢?你会不会这样做,会不会因为地她带了几分歉意,加上你觉得她不过是个小姑娘,所以有些于心不忍?”

    沈墨仔细想了一下道:“我确实觉得她还是个小姑娘,并没有将她想得太坏,但是,我对着她是理智的,所以,我会避免和她接触,如果实在躲不过,我心里只有你和念念,不会让人有对你们说三道四或者威胁你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阮冰想,这次算是已经提醒到位了,至少让沈墨有所警觉,预防比出事后再来亡羊补牢重要得多。

    她松了一口气,哼了一声道:“刚刚你不是还一副无所谓,我明明没错的样子吗?现在知道我很严肃的了吧?”

    沈墨无语,想了想,有些生气,忽然靠过来将阮冰抓进了怀里,问道:“那你还要不要生气了?”

    阮冰被他抓住瞬间有些警觉,一边推他一边道:“你快放开我,放开我我就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。”沈墨一边在她脸上胡乱亲着,惹得阮冰连连尖叫,一边就按下了车窗的保护层,这样,就隔绝了车内和外面。

    阮冰看这情形感觉有些不对劲,可恶,她现在还腰酸背痛呢,这混蛋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想也不想她叫起来:“快点放我出去,我要回家,你这家伙有完没完。”

    沈墨扣住她的手腕,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,看着她道:“愿赌服输,不是说这个星期都听我的吗?我们好像还没试过车震呢,谢谢你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阮冰还来不及吐槽他的无耻。

    沈墨已经压过来,稳住她的唇,身体也紧紧贴在她的身上,车里的温度瞬间飙升。

    阮冰忙不迭地将他的舌头顶出去,想到自己在被他碰,明天铁定是下不了床,这个混蛋,到底记不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,她不提他就忘记了吗?

    她可不想生日就是和他在车震,明天早上说不定他想起来还会说喜欢我昨天给你的生日礼物吗?

    哈,沈墨礼物?带着他染色体的小蝌蚪吗?她才没兴趣呢。

    “呜!”阮冰气得狠狠咬了下沈墨的唇。

    沈墨吃痛,不亲她的唇,改成一直往下吻,扯开她的衣服,头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阮冰挣扎得更加厉害了,但是她毕竟大不过沈墨的力气,最后,她只能皱着眉头,轻声道:“不要,沈墨,我痛!”

    沈墨听到这个痛字,这才险险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他松开她,趴在方向盘上,呼吸急促,阮冰趁机忙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,该死,都被他扯破了,一会儿回去被奶奶看到怎么说?小林就更是瞒不住。

    她徒劳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,顺手摸了下自己的嘴角,血。

    看到手指上殷红的颜色,阮冰愣了一下,再碰了碰,并不疼,所以这个血肯定不是自己的,应该是沈墨的吧?

    她有些手足无措,将沈墨从方向盘上扯起来,果然见男人皱着眉头看她,嘴角红红的,滑过一条血痕,但是就算是这样,他也帅得惊人,竟然有点国外那种又帅又邪恶的吸血鬼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阮冰一边偷偷欣赏,一边按住他道:“你别动,我给你找点药。”

    最后,她从下面的急救箱里,找到酒精,凑过来给他细细得擦。

    还轻轻吹了几口气道:“好了,不痛了啊。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沈墨终于撑不过去,笑了起来,阮冰一把推开他,瞪圆了眼睛指责道:“你一直逗我有意思吗?是不是想翻脸。”

    沈墨忙举起双手道:“不是,我就是——挺感动的,第一次有姑娘给我上药,你不知道以前我出任务受伤了,都是那些下属给我上,那手劲大得,能让我二次受伤。”

    阮冰咬着唇也有些好笑,又有些心疼,不放心地问道:“现在你不用去出任务了吧,现在的工作还会受伤吗?”

    “会啊,比如老婆吃醋,被咬伤什么的。”沈墨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气得阮冰又扑过去对着沈墨的胸膛一阵猛捶。

    沈墨忽然抓住她的手腕道:“诶诶诶,等一下,现在看天上。”

    阮冰茫然抬头,沈墨已经将车的顶部打开,可以看到如黑色绒布一般的天空,他们耽搁了这么些时间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明亮的星子挂在天上,让阮冰回忆起以前有此和沈墨去的那根没有屋顶的别墅。

    “诶,沈墨,以前你带我去过一个可以看星空的别墅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阮冰伸出手去拍了拍沈墨的手,就被沈墨抓住了手指,细细地缠住。

    沈墨的声音此时也透着点梦幻:“记得,怎么?你想回去住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喜欢哪儿。”阮冰笑了一下,忽然天空开出绚烂的礼花,上面的字让阮冰充满的惊喜。

    美丽的礼花映照在她的脸色,犹如一场盛大的花开。

    先是行中文,祝你生日快乐,花儿。

    接着,用非洲那边的语言,写下,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,第一次爱一个人,如果我有做错的,请提醒我。

    沈墨凑过去,在阮冰的耳边吐息:“只是我以前发给你的一条短信,你一直没有收到的,现在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阮冰明明心里欢喜得不行,却逞强道:“还好意思说,如果你早告诉我,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些事情,还有你非要用非洲话说吗?”

  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