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5章 你不愿意也得愿意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155章你不愿意也得愿意

    沈墨故意凶了一下,就有些绷不住,过来搂着阮冰的腰道:“我们该回去了,你又骗纯洁的小姑娘,你这样是想害她吗?”

    阮冰忽然想到每次她咬沈墨,最后都会惹火上身的事情,她不由得有些郁闷,大概是个男人听到这句话都是这个反应吧,郁闷,竟然被沈凛听到了,不爽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小声问道:“可以弥补一下吗?我不想让那个沈凛听到。”

    沈墨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道:“那有什么,告诉别人我们夫妻很恩爱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阮冰无语,不过她想到既然被听到了,的确没办法关人家心里想什么,再提只是更会让人多想,只好叹了口气,看来以后还是不要乱说话,主要沈宝儿太没有攻击性了,她就没忍住说了点实话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不咬你了,只摔东西。”阮冰小声和沈墨说道,沈墨心里更想笑,看着她装乖巧的样子,忍不住想将她按在床上,只是这时候他们是在别人家里做客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回去吧,爸爸今天不过来,明天回来我们的房子看看。”沈墨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紧,不过,怀里的小笨蛋并没有听出来。

    阮冰就这么被沈墨带走了,甚至没有被再带过去与沈珏告别。

    或许阮冰很容易原谅别人,但是沈墨却忘不了,沈珏之前待薄阮冰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沈墨刚刚上车就接到一个电话,他听完了后看向阮冰:“我要去单位里看看,你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仔细看了下司机,有些担心,因为今天有他护着,沈墨并没有找别的人老保护阮冰,以前或许没事,但是现在有了欧阳瑾的事情,就由不得他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没事的,”阮冰想了想,招手让沈宝儿过来问道:”宝儿,你要不要去我家玩?晚点再让你家司机接你回来。“

    沈宝儿点头:“好啊,堂兄不坐车了吗?”

    因为她看到沈墨从车上下来,沈墨点点头道:“我单位有事情,要去一趟,你和你堂嫂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宝儿点点头,开心地坐进车里,她身边的几个保镖忙去开了一辆车过来,贴身保护。

    所以阮冰的这个方法是极其巧妙的,没有沈墨,却多了一个沈宝儿,毕竟是沈家大小姐,还有保镖,真是欧阳瑾想做什么,应该也会顾忌一二。

    沈墨看到这样的安排,这才放心了下来,他打电话叫车来接,让阮冰和宝儿先走。

    车开出去,阮冰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产生一股浓烈的不舍的情绪,就是那么鬼使神差的,因为她和沈墨也不是第一次不一起走,但是就是这一次,她总是忍不住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她扭着头,看到他高大的身影站在一棵梧桐树下,正一边打电话一边深深地看着她,挥手让她不要担心,阮冰情不自禁想,要是能将这个场景画下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还不知道那是一个预兆,如果她能未卜先知,那个时候她就会跳下去,坚决不离开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但是,她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她强自压下情绪,重新坐正了身体。

    沈宝儿冷眼旁观,不由得羡慕道:“你们两夫妻的感情真好,都九年了吧?孩子都这么大了,你们还这么恩爱。”

    阮冰听了很高兴,是啊,她和他这么多年的夫妻,还能感情如新,主要,主要是他太有魅力了吧?

    其实,阮冰是越到后面,越觉得沈墨帅的。

    刚刚结婚那会儿,她想起他来能恨得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:“人生就很是奇怪,有时候有的人有缘无分,有时候和有的人就是缘分天注定。”

    她从小一直以为自己必定会成为瑾年的妻子,却想不到最后嫁的人会是沈墨,而且赵瑾年果然不是属于她的,几乎她现在想见他都难,赵瑾年这样子,对谁都好,但是好像根本不属于任何人。

    阮冰想,她还是有些想瑾年的,但是,沈墨在慢慢填补那份空白,或许没办法全部填满吧,但是,瑾年在她内心最深的地方,只要不触碰,就不会想到难过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脑海里竟然浮现了瑾年的脸,他们的车子竟然在中途被人截住了。

    车轮陷入一片细小的钉子里,想开走是绝对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司机低声咒骂了一句,接着就看到几个黑衣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其中一个飞快打开了阮冰旁边的车门,沉声道:“阮组长,我家大公子不舒服,想请你现在马上去可能一下。”

    阮冰一听大公子三个字,再看看那打开车门的人的穿着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,欧阳瑾,早知道她想到瑾年会出来这个人,她就不想了。

    阮冰只觉得紧张地手底都冒汗了,她看了眼沈宝儿道:“我将沈家大小姐送回府里就来。”

    那黑衣人笑了一下,态度很嚣张:“我看她不是有沈家的保镖吗?想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,我家大公子的命可金贵,请阮组长立刻和我走吧?”

    阮冰还在犹豫,就听那个人道:“我家大公子在金色年华的时候忽然不舒服,并不是在欧阳家的宅邸里,阮组长有什么好犹豫的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却触动了阮冰的记忆,她记得今天一开机就收到了欧子渊的短信,说让她去金色年华,还让她不要告诉沈墨,有秘密的事情同她谈。

    她想,是了,难怪欧子渊会约她到金色年华,因为是欧阳瑾要去呀。

    欧子渊是欧阳瑾的贴身保镖,自然会跟着去。

    无论欧子渊有什么秘密要告诉她,她现在去金色年华都是安全的,因为欧子渊会保护她。

    阮冰想了想,就告诉沈宝儿的道:“我没关系的,既然是要给人看病,我去去也是应该,不好意思,宝儿,这次对你不住了,那么你先回去,顺便替我告诉沈墨一声,就说我去见欧阳瑾了。”

    以防万一,她还是对沈宝儿暗示了一下,只要她将这话告诉沈墨,沈墨肯定会来接她的。

    阮冰下了车,看到沈宝儿欲言又止,想到她是喜欢欧阳瑾的,其实现在将她带着一起去会更安全,但是她需要沈宝儿去找沈墨,并做个见证,所以,她还是选择了自己一个人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些,大公子病得很厉害。”那黑衣人催促道。

    阮冰还真有点着急了,难道欧阳瑾真的病得这么厉害?她加快了脚步,丫的,病了不是应该找医生吗?她只是个搞心理的!

    但是,她作为医生的操守却让她忍不住还是要去看看:“也别指望我一个,你们多找几个厉害的医生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看了她一眼,有些意外她的反应,他犹豫了一下道:“除了你也叫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一路到了金色年华,发现原本繁华的所在现在却冷清了许多,不过还是在营业,这让阮冰又多少松了口气,有别的人在就好,万一有什么事情,她还可以大声呼救。

    只是走到那间昏暗而无比宽大的包房,看到欧阳瑾躺在沙发上,管家守在一旁的时候,阮冰还是有些脚发软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被他调戏过后,阮冰就有点怕他了,他的脸和瑾年的一模一样,顶着那张脸调戏她,会让她有一种被瑾年调戏的错觉,虽然,他明明就不是赵瑾年。

    “他又是怎么了?你们找的医生呢?你们怎么搞的,我并不是真正的医生,你们叫我来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阮冰一边走过来,一边向管家抱怨道。

    管家道:“无论如何您看一眼,刚刚几个医生都看了,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不过,您放心,这次我们少爷没有性命之忧的。”

    阮冰心里吐槽,他有没有性命之忧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但是,当她低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还是心里一阵紧张,连害怕都顾不到了,忙俯身去掰开欧阳瑾的眼皮,看他的瞳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和他离得极尽,甚至阮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,赵瑾年也很喜欢这款古龙水。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,就在这个时候,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慢慢睁开了,欧阳瑾冰冷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掠夺的意味。

    阮冰悚然一惊,心跳差点停摆,她推开他就想跑出去,骗人的,都是骗局,他根本没有病!

    “子渊,子渊救我!”阮冰叫道。

    欧阳瑾飞快地抓住了她,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药棉,捂住了她的口鼻。

    阮冰挣扎了两下,身子一软,倒在欧阳瑾的怀里。

    欧阳瑾将她打横抱起,冷冷地笑道:“看你玩哪里跑!”

    管家这才从外面进来,不意外看到自家少爷抱着美人,这是第一次少爷主动想得到一个人,以前那么多女人爬他的床都没有成功,这个女人——有点危险。

    管家不动声色地将眼底的忧虑,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沈墨已经到了办公室,但是那个所谓的紧急会议根本就子虚乌有,他看着那位打电话的秘书问道:“会议沈什么时候取消的?”

    秘书摆摆头道:“抱歉我刚刚看错了,是明天晚上的会议,我看成今晚了,不好意思,劳烦你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在说不好意思的时候,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沈墨冷凝地看了那秘书一眼,默默记住这个人,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出去,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立刻给阮冰打电话,但是那边的电话却已经关机了,沈墨的脸色微微一变,等他再打到沈家,知道阮冰被欧阳瑾半路截去看病后,眼神彻底冷了下来,整个身体也慢慢紧绷。

    是他大意了,想不到欧阳瑾敢这么嚣张地直接抢人,这是调虎离山?!

    大领导底下,也有他的人!

    看来这个欧阳瑾真的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,自己太轻敌,竟然低估了他。

    他神情冷厉地告诉司机:“开快点,我们去欧阳瑾的别墅看看。”

    阮冰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金色年华了,她觉得头一阵阵发晕,先紧张地摸了下自己身上的衣裙,发现还是完好的,剧烈跳动的心脏这才好了点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,周围的装修很温馨,都是原木的家具,而且非常舒适,不像是欧阳瑾那种工作狂人会喜欢的摆设。

    这里很有家的感觉,到处丢着一些柔软的垫子,床也很大,当她坐起来的时候,床轻轻抖动了一下,她才发现这个床垫是那种所谓的水床的床垫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索了一下,脸色更加难看,因为沈墨一直想买这种来着,这种自动营造出波浪的震动感,而且频率和弧度都可以调节。

    这是——

    这是做什么用的还真不好说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这床垫是新装上的,不是属于这个屋子原来该有的部分。

    阮冰黑着脸,欧阳瑾敢劫持她,她就不惮用最阴暗的想法来猜测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阮冰从床上爬起来,先去了洗手间,其实她身上带着一个小日子用的东西,小日子已经完了好多天了,她一直忘记拿出来,一直放在口袋里。

    幸好她今天选择了这件外套,这外套里她刚刚放了东西准备穿,就被沈墨要求换另外一件,只是因为这件外套会隐隐露出她胸部优美的弧度而已。

    今天她偷偷换上的,沈墨因为想着去本家的事情,没有注意到,当时阮冰还庆幸来着。

    阮冰换上小日子的东西后,还犹豫了下,要不要割破手指滴点血在上面,可惜房间里没有尖锐的东西,她只好放弃,想来欧阳瑾应该没那么变态来着。

    她刚刚走出去,就看到欧阳瑾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浅色的衬衫和西裤,看起来更像是赵瑾年走进来的样子,阮冰怔忪了一下,拼命告诫自己这个是变态,根本不是赵瑾年。

    欧阳瑾看着她道: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阮冰这才看到他手里拿着盒点心,放在桌子上:“不要吃饭菜了,这个点,吃点点心填肚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想不到他也会说这么生活化的话。

    她呆了一下,恼怒地道:“我不饿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欧阳瑾看了一眼阮冰有些发白的小脸,感觉越发有兴趣了。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