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6章 留在我身边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156章留在我身边

    阮冰挣扎着要起来: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有些精疲力竭,这头痛的毛病,自从见到沈墨后已经许久不犯了,即便偶尔她有些失眠也会被沈墨拉着聊天或者做些“运动”,最后,她都会睡得死沉死沉。

    不像现在,疼得好像整个人的灵魂都要从里面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瑾将她抱得更紧,皱着眉头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享受这样照顾她的日子,他对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好,唯独对她,她是他的,所以才对她好,只要她听话,都可以宠着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病了,她变得比一开始的时候听话,她果然还是听话的时候比较可爱。

    欧阳瑾帮她按着头部,慢慢的就摸上她的脸,随即翻身再次将她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阮冰疼得有些不清醒,喃喃地道:“沈墨,我不舒服,你不要闹我。”

    欧阳瑾放在她头边上的手慢慢握成拳,嘴角却勾起一丝可怕的笑意,沈墨吗?消失了,是不是她就不会想了?

    他发了一阵狠,低头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,又有些忍不住,低头细细地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是他的,全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冰冷的心里,那块柔软在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墨快气疯了,他一直在欧阳瑾的宅子外面守着,京城里能动用的他都动用了,甚至他还少了欧阳家的半个住宅,然而,欧阳瑾比他想的还要冷漠,他竟然这样都不出来,甚至根本不管他的族人们的死活,就好像一个庞然大物,你砍掉它的尾巴而已,他未必在意。

    沈墨闭着眼,死死地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过来敲他的车窗。

    桑虞看了一眼,低声对沈墨道:“是欧阳雪。”

    沈墨这才睁开眼,看了眼欧阳雪,冷冷地道:“我今天很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将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欧阳瑾和阮冰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?

    按道理,以阮冰的能力,不会那么容易让欧阳瑾得逞,但是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……他是那么喜欢她,她和男人稍微多说点话,他都会难受,要说不介意,是不可能的但是,他只会将仇恨放在欧阳瑾身上,而对阮冰更多的是感同身受的疼惜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份疼惜,他只觉得心都疼得一阵阵紧缩。

    沈墨的身体一直很好,从来没有什么病痛,但是他觉得自己心脏现在有点不太正常,好像要犯心脏病了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也是这样他的理智就越清晰,或许,他可以找到欧阳瑾的,既然他不在这些明面上的地方,那么就应该在别人不常报道,但是他会觉得非常安全的地方,他就会将阮冰藏在那里,那么,那里会是哪儿呢?

    欧阳雪看着沈墨冰冷而俊美的侧颜,那容貌还是能让她为之心动,她始终记得他如天神一般冲进来救她的情景,她就在那一刹那将心彻底给了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是那么冷漠,她恨他,但是因为恨却变得更爱他了,简直纠结,她感觉自己就在泥沼里痛苦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原本看到沈墨痛苦的模样,她应该高兴的,但是没有,她只是觉得自己愿意做任何事情,让他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“沈墨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我可以帮你吗?”

    欧阳雪问得卑微,问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沈墨看了她一眼,摇摇头:“你帮不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不死心地道:“是不是和我大哥有关,或许我可以帮你,你想知道什么?我都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沈墨看了她一眼,心里一动,于是道:“你进车里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受宠若惊,忙钻进车里,可是,桑虞没有让出副驾驶的位置,所以,她只能一个人坐在后面,但是,就这样她一很满足,她觉得,这车里有沈墨呼吸的空气,她甚至仿佛感觉到了沈墨身上散发出的热气。

    欧阳雪脸色微红,强自镇定地问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沈墨问道:“欧阳瑾和二把手,谁为主?”

    欧阳雪想不到沈墨第一件事情就问这么劲爆的,她紧张地看了下周围,确定没有人能监视的时候,她将小嘴捂着,防止有人看到她的唇形,猜测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为主,二把手能有今天,全靠我大哥的钱,他还有把柄在大哥手里。”

    该死,这是最糟糕的局面,但是,沈墨并没有害怕。

    他想,他需要去见见大领导,大领导未必会替他出面,不,大领导出面事情会弄的更糟糕,但是沈墨需要去和他通个气,等有事情发生的时候,大领导在暗处帮他会更有效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不确定,大领导会不会帮他,不过,如果献上他的忠诚的话,还是用来对付二把手,沈墨想,大领导应该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欧阳瑾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,最喜欢去哪里?”沈墨又问道。

    欧阳雪这下为难了:“大哥是一个很——神秘的人,他不大喜欢别人猜测他的心思,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人,后面都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说得很含蓄,但是却给沈墨勾勒出一个冷漠无情的当权者形象。

    沈墨想了想,问道:“你大哥的母亲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,我大哥的母亲也不是爸爸的妻子,爸爸的妻子一个儿子都没有,我们——都是外面的人生的。后来,有了大哥以后,爸爸就将大哥接回来给妻子养,对外说是嫡子,其实不是的。过了几年,大哥的亲生妈妈就病死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一点都没有隐瞒,把知道的都告诉了沈墨。

    沈墨问道:“那时候你大哥多大?”

    “三岁吧?不过我大哥记性很好。”欧阳雪很含蓄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妈是他多少岁死的?”沈墨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八岁那年吧,不过说也奇怪,大哥好像一直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妈妈,但是不巧的是,她妈妈死的前几天,大哥就失踪了,后来过了一个月后,大哥又回来了,说事被人贩子抓了,后来他费尽千辛万苦才跑回来。那时候爸爸还猜测是不是有人想害大哥母子。开始爸爸怀疑是他的妻子干的,但是他妻子过了一年就疯了,所以后来不了了之。”

    沈墨眼睛里微微带了点光亮:“他亲妈的房子在哪儿?!

    “这我不知道,可能要问老一辈的人才知道。”欧阳雪紧张地道,“真的,我如果知道的话,肯定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沈墨点点头:“谢谢,我欠了你一个人情欧阳小姐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笑了起来:“我不需要你还,是我心甘情愿的,只要你——以后不要那么讨厌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墨淡淡地看了她一眼:“好。”

    欧阳雪觉得沈墨眼底的阴霾是少了一些,但是他看她的眼神是很疏离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觉得被他看着很开心,一边又因为他的冷漠感到难过万分,她很想问他,如果没有阮冰,他会不会对她有一点动心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下次请你吃饭,一表感谢。”沈墨彬彬有礼地道。

    很有礼貌,却也划清了两个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欧阳雪叹了口气,那又如何呢?能和他吃饭,她很高兴,她先爱上他,还爱得深,所以卑微,这是一开始就注定会输的赌局呢。

    沈墨让桑虞开离欧阳瑾家的别墅,这才给大领导打了一个电话,最后,大领导也含蓄地表示会在背地里帮他的忙。

    沈墨松了一口气,虽然他几乎很笃定这件事情上,大领导会帮助自己,但是,确定了才是真的安心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问了下大领导关于欧阳瑾的事情,结果大领导竟然很快给了他一个地址:“凤栖湖中央公馆12号楼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欧阳瑾妈妈生前住过的地方,沈墨握紧拳头,忽然对桑虞道:“现在换我来开车,桑虞,你来帮我做一件事情,把退伍的那些特种部队的队员都召集起来,只要找京城这块的,我想求他们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桑虞吹了一声口哨,然后很阴险地道:“老大,我们还有些装备,嘿嘿,都藏在老地方呢,原本是打算过几年,没人注意了,卖了换点钱的,现在都贡献给你去营救冰河吧!如果大家知道是去救冰河,没有人会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沈墨道:“我都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大恩不言谢,但是他沈墨之后必定会加倍报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阮冰终于觉得好了许多,大概真的得益于她头上一直帮她按摩的那只大手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在对上欧阳瑾微微有些淡漠的双眸时,总觉得有一种噩梦被连续的感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才恢复了理智,手推开欧阳瑾的,想坐起来:“谢谢,我已经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而欧阳瑾的回答却是用手死死固定住她的肩膀,唇慢慢贴着她的柔声笑道:“不痛了,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下,我替你按摩了一晚上呢。”

    他唇边的热气吐在她细嫩的肌肤上,刺激得人一颤。

    她忙躲开,却被他捧着脸笑问:“这就害羞了?还有很多会让你更害羞的事情,我还没做了,你快些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老公了,欧阳瑾你还不放我吗?”阮冰的理智回来前,本能的,她已经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空气猛然仿佛凝固了一般,欧阳瑾的俊脸上带上一丝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他才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他很多脸没试过受气了,现在能控制着不发疯,只是因为他在意她,才容许她这么放肆。

    对别人可没那么好,他语气温柔,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血粼粼的:“我知道要是沈墨死了,你大概会难过,还会生病,但是,如果你总想着他,那他就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阮冰躲开他的吻,神色冷淡地道:“就是因为他活着,我不忍心他难过,才在你这里苟延残喘,若是他死了也好,我就可以跟着他去了,倒是轻松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很害怕沈墨被自己牵连,但是被欧阳瑾拘了这么久,她多少摸清了他的脾气,有时候,你的想法变态点,才能让他认同。

    果然,欧阳瑾闻言,瞪着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他忽然疯狂地吻了她一下,冷冷地道:“快点好起来,我会让你的身体想忘记他。”

    阮冰被他折腾得头晕眼花,听到他说的这话,只觉得浑身一阵冷栗,她皱眉道:“我怎么会当初没发现你和瑾年的不同呢?瑾年绝对不会这样的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阮冰冷冷地看着他道:“即便没有沈墨,没有赵瑾年,我也绝对不会爱上你,你冷漠,不爱人和人,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择手段,你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瑾感觉道长久以来,他都很少发作的愤怒,他的手慢慢移动到阮冰的脖子上,放在那最细嫩之处。

    当初,他在最孤立无援,最绝望的时候,被她救下,她的乐观向上,是鼓舞他再回到欧阳家,和那些人斗的很大一部分动力。

    但同样是这个人这张嘴,现在却绝情如此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有些后悔,应该回去将她接过来的,他没想到她长大了后,自己会爱上她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她不爱他了,还不如杀了她的好。

    他的手微微用力,看到阮冰的脸慢慢变红,眼底带着死气。

    心头一阵绝望般的难受,欧阳瑾吃惊地松开手,看着她因为终于可以呼吸而不住咳嗽。

    她应该不会变的,既然不会变,那么,她不可能对他连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,不然,当初她不会为了给他吸那块喉咙中的薄膜,间接吻了他,也唤醒了他身体里追逐情爱的猛兽。

    欧阳瑾看着她,拿出当年他刚刚回家时候的那份隐忍:“我是真的喜欢你的,当年我只是对你念念不忘,是你让我有勇气回来夺回属于我的一切。我真的爱上你是最近你出现在我的眼前,你果然长成了我最喜欢的模样,好像是上天赐予我的女人,我不信,你就一点都不为我动心。”

    见阮冰不理他,欧阳瑾也不生气,一句一句的话,不可能不在她心里留下一点痕迹,何况,她明显有些将他和瑾年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越是剖析他同赵瑾年的不同,那就说明她有些分不清,所以,她才会在言语上一再强调他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