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9章 瑾年,来自天堂的礼物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159章瑾年,来自天堂的礼物

    阮冰抓住那个年轻人,厉声道:“你为什么撒谎,你是欧阳瑾派来的是不是?!”

    那人吓了一跳:“我不是啊,欧阳瑾,你是说欧阳家的大公子吗?我,我怎么可能碰到那么厉害的人!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什么?!”阮冰举着那张纸,差点戳到那人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就是领了邮件给科长送过去。”那人结结巴巴地道,不知道为什么,阮冰会发这么大的脾气,而且那个人虽然面容已经被整理过了,却可以看出生前受过何种虐待和毒打,阮冰将那照片伸过来,离他那么近,小青年硬生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抓起地上的东西,转身就跑,阮冰想起来继续抓住他逼问,却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没了,再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之后,她便好像泥雕木塑一般,一直坐在地上,直到赫民生从里面出来,看到阮冰这个样子吓了一跳:“师妹,你怎么回事啊?来来来,我扶着你去办公室坐下。”

    阮冰还是呆呆傻傻地由赫民生扶着,一步步挪到他的办公室里,赫民生递给她一杯水,她紧紧握住,不喝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赫民生开始没在意,后来摸了下自己的杯子,吓了一大跳,忙从阮冰手里将杯子抢下来,张牙舞爪地放到旁边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赫民生感觉事情有些严重,试探地问道:“阮冰啊,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情啦?和师兄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阮冰一抬眸,眼泪先掉了下来,她喃喃地道:“师兄,我得罪了欧阳家的大公子,欧阳瑾,他长得和赵瑾年一模一样,就故意找人拿他自己的照片P成死人的样子,来骗我说瑾年已经死了。瑾年怎么可能死呢?他明明好好的,前阵子他还给我寄了明信片呢,他明明就是在外面旅游,他那么厉害,怎么会死。黑爵爷在的时候,都没有害死他——不,黑爵爷,黑爵爷!”

    阮冰的眼底终于弥漫慌乱,而且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自从瑾年走了以后,她就总感觉一种浓重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瑾年为何会不告而别,为何瑾年的电话再也打不通?为什么瑾年的明信片到了,沈墨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那张明信片,就好像他觉得瑾年是绝对不会寄明信片给她一样。

    阮冰甚至忽然想到了欧子渊,欧子渊当日,竟然出现在她和奶奶从前住着的小院子里,那新种下去的梨树。

    这不是应该是瑾年想做的吗?

    阮冰想到那梨树,就一阵阵害怕,新翻的土,松软的土,梨树下面一大片都是松软的土,她踩着那些土站在梨树的面前。

    瑾年说过,他最喜欢她家的小院子,很平和,到了这里仿佛就会觉得心情也跟着平和下来,就好像自己在世界上原本是最幸福的。

    很多很多年前,瑾年和她说过:“如果我死了,我想被埋在这里。这里有梨树,还有你和奶奶,我在这里会过得很好,一点不寂寞。”

    阮冰慢慢抬起头,盯着赫民生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:“师兄,你知道的是吗?赵瑾年早就死了,你是知道的,是吗?”

    赫民生着急地道:“阮冰,你别激动,我们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,这是赵瑾年生前的遗嘱,就是不能让你知道他死了,就算是为了安慰他你也不能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阮冰站起来,喃喃地道:“原来你们都知道了,是我太傻,原来只是瞒着我一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往外走去,赫民生拉她她就转身道:“我不会死的,瑾年不想让我陪着他死,我自然不会不听他的话,我只是想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赫民生感觉到她浑身围绕的,浓得化不开的悲伤,不由自主地松了手,随即,阮冰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赫民生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回身去给沈墨打电话。

    阮冰埋着头一口气冲到外面,看到欧子渊站在门口,看到她出来,他脸上有些许惊喜:“你身体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阮冰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欧子渊紧张地道:“你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阮冰没有回答他的话,反而问道:“你开车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欧子渊沉默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阮冰拉住他道:“开车送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欧子渊总觉得这样的阮冰有些奇怪,顿了顿,点点头,让她跟着自己回到车里。

    阮冰这才有些恍惚地问道:“你过来是复命的吗?算了,我还是找别的车。”

    欧子渊忙拉住她道:“没事,反正过去也是被挨骂,还不如晚几天去,等管我的那根老头气消了一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阮冰知道欧子渊为了不伺候欧阳瑾,私自换了岗位,后来为了救她还调出了直升机,是被记了过的,她犹豫了一下,终于没能对他发脾气,只是淡淡地道:“我就是想去看看瑾年的坟,你知道在哪里的吧?”

    欧子渊的手一阵哆嗦,扭头不敢相信地看着阮冰。

    阮冰胡乱摇摇头:“别这么看着我,我没有对你发火是因为你对我实在太好,我——没有立场向你发火,你别惹我。”

    欧子渊拉住阮冰的手沉声道:“你应该对我发火的,是我瞒着你对不起你,但是瑾年就是太了解你的脾气才不让我们告诉你,阮冰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不想提这些,瑾年是不是葬在我家院子里的梨树下面了?”

    阮冰语气有些冷漠,听得欧子渊心里好像被一下下绞着般,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都沙了,艰难地道:“你猜到了吗?”

    阮冰终于得到了证实,感觉瞬间力气被抽空了一般,眼底失去了所有的光彩:“带我回去,我想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想到所谓的看,呀只是看到那棵梨树而已,阮冰拼命闭上双眼,泪水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,去坐飞机。”欧子渊犹豫了一下没有敢去帮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阮冰摇摇头:“开车一直送我回去,我不坐飞机,我——等我心情好点了,我在能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等她的眼泪流得差不多了,心情平复了,她再去看他,不然即便瑾年已经在黄土下也会不安。

    欧子渊叹了口气,正准备启动汽车,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拉开了后座的车门。

    “沈墨!”欧子渊道。

    沈墨担心地看了眼阮冰,阮冰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,甚至猛然僵硬了一下,却没有说话,沈墨叹了口气道:“走吧,我陪着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刚刚赫民生打了电话过来,他马上追了出来,幸好阮冰还没有走,沈墨压抑住心头那抹惊慌,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其实当日他没有别的选择,赵瑾年故意先暴露自己,那时候他出来只能和赵瑾年一起被杀,绝无幸免,到时候,阮冰也不会有命。

    当赵瑾年故意暴露的那一刻,就没有回头路了,最优的选择就是按照他后面所做的,用最快的速度救出阮冰,再带人去追击甄小小,或许还能给瑾年带了一丝生机,只是想不到,赵瑾年为了能够狙杀甄小小,竟然故意激怒她,让她杀了他后抢夺那美印章,最后被印章里的微型炸弹炸死。

    不然,甄小小喜欢瑾年,她说不定会留着他的命。

    赵瑾年算无遗策,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,只是他对于生命还是不大看重,为了达到目的,甚至他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到底哪些病痛交加的岁月,还是对他有影响的,对于他来说生命是可以被漠视的,他在意的恐怕也只有自己的母亲、欧子渊和阮冰而已,其他的人命根本一点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甚至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,沈墨无法和阮冰说,也无法辩解,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,他自己内心尚且有着愧疚,又如何可以对阮冰说开脱的话呢?

    沈墨只是静静地看着阮冰,心里忽然想起欧阳瑾的话:“我会让你身败名裂,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看来他已经开始行动了,这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沈墨觉得一阵阵心疼,为了和欧阳瑾对抗,他陪着阮冰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已经不多了,可是他不知道他若是必须要离开阮冰一阵子,会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会不会让她觉得,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,还是那么为了大局不重视她。

    那岂不是将她往欧阳瑾身边推吗?

    这就是欧阳瑾要达到的目的,就是无论沈墨走哪一步棋,最后都殊途同归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真是好狠毒的计策。

    一路上阮冰没有说话,一直在沉睡,她醒来后也不肯睁开眼睛,有时候会哭一下,有时候只是闭着眼睛,好像身体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刚刚欧子渊终于劝说阮冰吃了点东西,欧子渊对沈墨使了一个眼色,两个人走到阮冰听不到的地方,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都不和她说说话,你的话肯定比我管用。”欧子渊看着起伏不定的山峦道。

    沈墨叹了口气道:“她心里恐怕还在怪我,我说话只是会刺激到她,这个时候,我想我的陪伴会比说话管用,对不起,要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欧子渊叹气道:“我还好,只是她这个样子,到了的地方哭一场,发泄出来后,恐怕会生病。”

    沈墨点点头,眼神忧虑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