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0章 大结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160章大结局

    李素媛的声音很冷,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充满了恨意:“是你害死了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阮冰觉得闻言半天没说出话,最后,她喃喃道:“阿姨对不起,是我害死了瑾年,瑾年他真的死了吗?我总觉得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,那边李素媛也哭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最后,她犹如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,絮絮叨叨地和阮冰说了很久的话。

    她和瑾年的父亲结婚的时候,就知道如果生下孩子,孩子肯定会遗传那个男人的病,可是她太爱那个男人了,所以还是自私地怀上了瑾年,因为这件事情,那个男人生了她很久的气,直到有天他路过婴儿房,听到瑾年的哭声,那个男人从此对瑾年紧张兮兮,甚至对瑾年比对任何人都好。

    可惜,瑾年很小时,还不知道爸爸的时候,那个男人就死了,弥留之际,他向上天祈祷,祈祷自己的孩子能够被天使救赎。

    其实,李素媛第一次见到阮冰的时候,以为她就是瑾年的天使。

    因为她长得那么可爱,一双漂亮的大眼镜,总是带着笑容,瑾年看似温和却充满对整个世界的冷漠的眼睛,只有在对着她的时候,才能闪耀出生命的光彩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的家里穷得要命,她父母双亡,只有一个什么也不能做的奶奶,他们靠着父母留下的一点钱,艰苦地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眼底从来没有过畏惧或者放弃。

    她是最能唤醒儿子求生欲望的人,那时候,李素媛就尽力地撮合两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那个时候瑾年还是努力过的,他很小就表现出超乎常人的智慧,十岁的时候,他开始接受赵家的一些事务,尤其是在高精尖的科研领域。

    瑾年生病的时间占了三分之二,他会在那些时间里,自学很多李素媛完全不懂的东西,瑾年十四岁的时候,就能和医学博士对话,他们出来的每一个术语都让李素媛听得如堕云雾。

    他三分之一的时间,用来爱阮冰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时候李素媛是不敢见他的,她不是真的抽不出时间来看小瑾年,她只是无法面对他,面对那个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创造出来的错误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瑾年一定期待和渴望过她的爱的,但是,她在他最需要的她的时候,狠心地躲开了,她再次做错了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瑾年最后将自己近乎全部的爱给了阮冰,或者他将自己的整个生命寄放在了阮冰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素媛曾经在遗物里找到了瑾年的笔记,那里面全部是关于阮冰的琐事,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爸爸在啰嗦地讲述最喜爱的女儿的成长史。

    出了给阮冰喂奶,他几乎包办了所有爸妈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给她梳头发,买衣服,督促她吃东西不许挑食。

    带她出去玩,还给她买过气球。

    阮冰读小学的时候,经常因为每一爸妈,被其他小孩子欺负,瑾年就和所有欺负她的人打架,其实瑾年有时候也会输,他输了以后确实以生命威代价的。

    但是,那时候,他对于自己的生命早就不在乎了,不过是一副残破的躯体。

    他不想日日为这个注定要消亡的躯体神伤,所以他转而将阮冰视为了自己生命的延续。

    他想养育自己的小女儿一般地养着他长大。

    瑾年自己得不到母爱和父爱,却将自己所有的爱给了阮冰,看着她快乐,他觉得是自己得到了亲情。

    第一次对阮冰有了别的想法是她哭着告诉他自己要死了,因为肚子流血。

    那时候,瑾年忽然意识道这个小女孩儿变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改变是很明显的。

    她的胸部靠着他的时候,慢慢充满弹性,她身上会有一种让他动情的味道,她变得爱漂亮,皮肤变得更加白皙细腻。

    变声期以后,她的声音柔软动听,时时刻刻拨动他的心弦。

    所以他开始有些克制不住自己,他也曾经想向李素媛那样,干脆就得到她,因为他爱她,这么爱她,怎么舍得她嫁给别人。

    可是,最后,瑾年看了父亲的一些手稿,知道,当李素媛生下他后,父亲多么的愤怒,最后对他的疼爱越深,父亲的绝望就越重,这也导致最后加速了父亲的早亡。

    瑾年看着面前鲜活的小女孩想,何不放了她,既然自己爱她,就该让她一直幸福,而不是占有她,让自己获得短暂的欢愉。

    于是,他开始积极地给阮冰谋划将来。

    他选中沈家,因为沈闵文曾经是阮冰妈妈的追求者,从家庭来看,沈闵文在沈家有着绝对的话语权,所以阮冰嫁过去,只有有沈闵文护着,就绝对不敢有人随便欺负。

    而赵瑾年也在调查阮冰父母的死亡过程中,发现了黑爵的痕迹,其实那个时候,他因为太聪明又非常好奇,已经和黑爵爷有过联系,甚至如果没有阮冰,他可能已经是他们中的一员,他那种疯狂的灭世观念,也让黑爵爷对他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但是,当知道黑爵可能是害死阮冰父母的凶手后,赵瑾年对黑爵的态度迅速改变。

    最后,他知道沈墨很有可能和特种部队有着很紧密的联系,甚至他从很早就开始怀疑他就是特种部队的一员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黑爵想起这个无辜的小女孩儿的时候,能够救她的,恐怕只有沈墨。

    这是他选择沈墨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沈墨的前女友,赵瑾年见过一次,发现那个女人很差劲,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,大概他想的是,比我家阮冰差多了,只要沈墨眼睛不瞎就该知道应该选择谁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想到等阮冰嫁了以后,那个女人竟然打算阴阮冰,而且等他调查的时候,还发现这个女人的身份很可疑。

    于是他出面会了会那个叫做甄小小的女人,发现她竟然和自己是同类。

    而且更危险,更有野心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稍微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魅力,赵瑾年是一个很聪明也很懂得展示自己迷人之处的男人,很快,那个女人就沦陷了,他带着她离开了本国,去美国留学,将一片净土还给了阮冰。

    然后是很多年的相逢,他犹如一名骑士一般,默默守候在阮冰的身边,只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,在她最辉煌的时候,引身而退。

    他原本应该是整个故事的主角,但是却心甘情愿地做了一会陪衬。

    大概他最辉煌,也最能让所有人记住自己的时刻就是临死与黑爵爷同归于尽吧?!

    用他的命换来的名誉,其实他的目的也不过是给阮冰扫清最后的障碍而已。

    李素媛说完这些,阮冰已经握着电话,将眼泪哭干。

    李素媛淡淡地道:“我和你说了这许多,我心里也就发泄够了,过你的生活去吧,如果你敢将你的生活再过成一团糟,辜负我儿子的一番心意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阮冰,别犯我以前犯过的错误,生者才为大,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为活着的人负责,我的瑾年已经死了,他死的时候是没有后悔的,我想他很满意这个结局,我会为他吃斋念佛,愿他能够来生投入一户好人家,不会再有我这么自私无情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阮冰动了动唇,却觉得语言是那么的苍白,根本无法安慰这位已经完全心碎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阿姨,瑾年葬在了我们原来住的院子里,您不晓得知道不知道,如果可以的话,请您回来吧,就在这里为瑾年吃斋念佛,他坟上的梨树已经生得非常旺盛。”阮冰想,她为能做的就是代替瑾年来照顾李素媛,并给她一个不那么糟糕的余生。

    李素媛沉默了一下,叹了口气道:“原来他葬在了那里,其实他让人瞒着他的死,我也是前阵子才知道的,好,我回来!”

    阮冰道:“您什么时候来,我和沈墨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李素媛叹气道:“不用了,我知道你家,你告诉那边的人我会过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阮冰点头说好,李素媛顿了顿道:“瑾年和我说过,你如果再遇到困难,就将这个交给你,这是瑾年之前资助的那些让你的名单,那些人会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找到你,给你帮助。你应该也看到了吧?那个针对欧阳瑾的留言者,他们是四个小伙子,现在是世界顶尖级别的黑客了,他们查到沈墨是被那个叫做欧阳瑾的人陷害,所以才出来为你们说话和澄清,所以,如果有人手腕上如果带着瑾年的信物,你就可以相信他,那是一个小小的梨花徽章,你就问他,你家的梨树成精后叫什么?我也不知道答案,瑾年说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阮冰眼眶再次红了,喃喃地道:“我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叫做梨尔,那时候,她和瑾年坐在梨树下,她已经对瑾年有了朦朦胧胧的感情,所以羞涩地问瑾年如果梨树结婚了生了宝宝,应该叫什么名字好?

    瑾年那时候看着她的样子那么深情缱绻,然后他告诉她:“叫梨尔,梦里我梦到过。”

    原来,瑾年在梦里是和自己有一个好结局的,他们会有一个孩子叫做梨尔。

    这也是阮冰下决心要生一个女儿过继给瑾年的初衷。

    挂了李素媛的电话,阮冰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,但是随即,她觉得脚一阵酸麻,太突然了,她惊呼一声,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却被一个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那个怀抱如此熟悉,阮冰死死地抓住了那人的衣襟:“沈,沈墨,你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如果我们生了女儿就给瑾年吧。”沈墨沉声到,抱着阮冰他用力地闭紧了双眼。

    阮冰靠着沈墨的肩膀,轻声告诉他道:“阿姨说的那些人你可以用,这是瑾年的礼物,你不收他会不高兴,那些人的答案应该是——梨尔,梨花的梨,莞尔的尔。”

    沈墨闭着双眼,沉默了一会儿问:“所以那个女孩儿的名字你准备叫做赵梨尔。”

    阮冰身体微微一僵: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阮冰记得赵瑾年的话,记得阿姨说过的永远是活着的人更重要,所以她不想让沈墨太难做。

    沈墨笑了一下:“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何况找瑾年,对我们的恩情是还不完的,对不起,阮冰,我没有能够救下他来。”

    阮冰用冰冷的手握住沈墨的:“我知道你尽力了,我没有怪过你,我只是——有些不能面对你而已。我现在想清楚了,对不起沈墨,我不该让你担心将你陷入这样可怕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沈墨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:“没事,只要你还爱我,其他的事情,你老公都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阮冰和沈墨将家里的一切安顿好,就飞快地赶回京城,此时,刚刚欧阳家提供了新的证据,那就是沈从出面指正沈墨和甄小小有“不正当男女关系”。

    “以前他们就是男女朋友,后来是被我大哥嫌贫爱富地赶走了,娶了现在的儿媳妇,但是,甄小小对沈墨痴心一片,几年后,又从美国回来,想不到,她竟然甘愿当黑爵的走狗。我也没想到那个侄儿就是黑爵爷,如果不是我在他家里发现这个标志,我也想不到。”沈从在视频里沉痛地发表宣言,并且拿出了一个黑爵的标记。

    当然,那只是一个标记,做不了沈墨就是黑爵爷的证据。

    但是随即,沈从又拿出一个名单,指着这些名单道:“这就是我侄儿剩下来的黑爵的成员,我也是从他的房间里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名单都真实地写出了名字职业和地址,看起来真实可靠多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也掀起了轩然大波,虽然视频很快被取消,但是有心人可都记住了一两个名字,尤其是那些人是他们熟悉的,无一例外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沈墨刚刚到家就听说沈闵文被气病了,现在还在发脾气不肯见人,也不肯吃饭。

    沈墨看两眼阮冰。阮冰会意道:“放心好了,我去和爸爸说,你处理正事。”

    阮冰过去敲门,沈闵文哼哼唧唧一阵子就将门打开了,阮冰一把将饿得呱呱叫的沈念塞到沈闵文手里道:“爸爸,你看念念这孩子,真不听话,他说爷爷不吃饭他也不吃。”

    沈念无辜地瞪大了眼睛,其实他还没想到这个办法,仿佛又GET到了新技能。

    沈闵文听说宝贝乖孙子不吃饭,可心疼坏了,而且孙子是要他吃饭担心他身体,沈闵文又是高兴又是心疼“不吃饭怎么可以,爷爷没有说不吃饭,爷爷只是——咳,饭太烫了,爷爷过会儿再吃。”

    沈念扭着小身子,撒娇道:“爷爷吃,爷爷现在就吃,念念饿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沈闵文大笑,抱着沈念就忙往厨房走:“小林小林啊,来点饭,要营养均衡点的。”

    阮冰趁机给一老一小准备了牛奶让他们先垫下肚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咕嘟咕嘟咕嘟喝牛奶,然后幸福地眯缝了下眼睛,再将杯子同时放下,两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牛奶胡子。

    阮冰看着沈闵文恢复精神的样子,心里想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她也要让这个家庭圆圆满满的,甚至,如果自己一定要和沈墨分开的话,她也愿意,只要欧阳瑾不再针对她的家人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心里想,不如还是劝说一下沈墨,欧阳瑾的手段越来越毒辣,虽然沈墨很厉害,特种部队的大家很仗义,赵瑾年还安排了那么多人,但是,欧阳家在京城有几百年的历史,犹如一个庞然大物,怎么是他们能够随便撼动的呢?

    阮冰看着沈闵文和沈念美美吃了一顿,又让沈闵文带着念念去睡觉就走到奶奶的房间。

    果然奶奶也没有睡,而是在看着爸爸和妈妈的照片发呆。

    阮冰走进去,静静地坐在奶奶的床边。

    奶奶看了她一眼问道:“是不是又和沈墨闹矛盾了,是因为那个欧阳瑾吗?”

    阮冰想了想不想再说赵瑾年,就胡乱应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奶奶停下来看着阮冰道:“欧阳瑾好像真的很厉害,他只是随便派几个人,就逼着我们差点住都住不下去,如果是因为你,阮冰,你——还是和沈墨分开一段时间比较好,我们还回老家去,等那个欧阳瑾对你没兴趣了,你问问沈墨,要不要回A市来和你过平淡的生活,我们人单力薄,连沈家的二房都出卖了我们,没必要和人家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奶奶好她的想法竟然不谋而合,阮冰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不过,不知道沈墨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你坚决点,他就不会一点都不听你的,你去说说看吧,不然这个好好的家,好不容易我们才聚拢来,如果沈墨出了什么事情,可怎么办。”奶奶眉头伸缩,形容有些憔悴,显出一种老态来,看得阮冰只觉得吃惊,奶奶年纪大了,经不起太多风雨,如果家里出事,不知道奶奶还能不能扛过这一回。

    阮冰一把搂住奶奶轻声道:“奶奶,这次不怪沈墨,祸都是我闯的,我肯定能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哎,和沈墨好好谈谈,那么苦啊,早知道当年宁愿你嫁不出,奶奶养你一辈子。”奶奶道。

    阮冰心里想,奶奶也就是说气话,其实她喜欢沈墨喜欢得什么似的,更何况没有沈墨哪里来的念念?

    念念可是奶奶的心头肉。

    阮冰没有点破,只是想到要真的和沈墨离婚,心情就不由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她上了楼,发现沈墨已经洗了澡正在电脑前忙碌,她走到沈墨面前忽然拍了拍沈墨的肩膀:“沈墨,要不我们离婚吧?”

    沈墨正在那里布置一切,听到她这句话,眼神瞬间冰冷,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她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阮冰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,但是还是壮着胆子道:“你看,欧阳瑾不过是因为你是我老公所以才针对你,只要我和你离婚了他就不会对付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墨冷冷一笑,强自压着满腔怒气问道:“所以呢?所以你就和我离婚,然后去跟了欧阳瑾。”

    阮冰不满地道:“你这么看我的吗?我不会更那种人的,他是谁我都不认识,我和他并不是很熟好吗?只是,如果他不能拿你威胁我,我就可以和他对抗了,我并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沈墨点点桌子道:“你好像告诉过我,如果不是你假装自己有小日子,他就差点把你——”

    阮冰忙道:“那是因为他有危机感,觉得你是他的情敌,我们如果离婚了他就不敢,再说瑾年不是给了我很多人吗?那些人会在A市保护我的,欧阳瑾在京城是厉害,但是强龙难压地头蛇,等我回了A市就不会那么怕他了。”

    沈墨面容更冷了一些,所以她舍弃他没有一点舍不得是不是?她到底还是不够爱他,枉费她还向他表白过,就算当初表白的时候,他伤害过她,但是,他都补偿这么多年了,她竟然还是这样觉得他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沈墨的怒气瞬间布满全身,他深吸一口气,转身继续敲他的电脑,不再和阮冰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阮冰还想和他好好讨论一下细节,她觉得既然两个人相爱,分开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关系,等风头过去了,沈墨再来找她就好了,她都不担心他包二奶,他现在不爽个什么劲啊。

    但是,看沈墨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,阮冰想了想还是没敢在这关键的地方触他霉头,又在旁边坐了一会儿,确定他真的不打算和她说话,阮冰只好自己去浴室洗了一个澡,她穿着浴袍的时候,才发现没有带内衣进来,还好浴袍够大,将她包得挺严实。

    本来她进来后还想找下内衣裤,却看到旁边还有台电脑好像是林助理来过忘记拿走的,她瞪了沈墨一眼,发现他还在忙,心里便想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