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章 Chapter three (14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地瓜只是我们的“战利品”之一,我们这些童子军还去偷过别人菜田里的小葱、小萝卜。当玉米熟了的时候,我们去偷玉米烤着吃,小麦熟了的时候,我们去掐麦穗回来烧着吃,我们还偷过别人家的土豆,还有花生。魏家坪的童年,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无所不偷!

    北叔曾经说,你们这些小屁孩,都该一个个关进监狱里,从小不学好。批评完我们,他转眼又跟我们讲他小时候偷别人地瓜的经验,并且给我们提出了建设性的指导方针。很小的时候,我就将他当作父亲一样的人物,因为,我的父亲给不了我的,在北叔这里,我都能找到。北小武的母亲似乎并不喜欢我,这没有关系,我有一个很好的母亲,我不缺乏母爱。

    北叔对我的好,也在村子里流传过很多流言蜚语,长舌妇的口中,我被传说成他跟我母亲私生的“野种”。这是最令我不舒服的一种传言。小的时候,我不懂,只看着别人的眼光中那些飞白。长大之后,这样的传言便也消失了,但是留在我心口上的伤害还是在的,没有任何一个小孩,愿意别人诋毁他的母亲。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,一定要有原因吗?难道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事情都见不得阳光吗?

    我同北小武在巷子弯啃地瓜的时候,突然想起北叔在河北已经很久了,而且过年的时候都没有回家,他在魏家坪包下的煤矿似乎也倒闭了。这些都是我听来的,村子里有传闻,说北叔犯事儿了,躲到河北去避难了。我总是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。他们口中,从来传不得别人的好。我问北小武,我说,你妈病得厉害吗?厉害的话,让你爸爸赶紧从河北回来吧。总让她一个人在家,多让人担心啊。

    北小武叹气,红色的地瓜香味四溢,黏在他的唇角上。我仿佛看到了童年的北小武,站在我身后啃烤地瓜的模样,所以愣了很久。直到北小武说话,我才从这样的恍惚中清醒过来,他说,姜生,我爸不知道怎么的,很长时间没回家了,我觉得特别蹊跷。唉,不说了,我们还是吃地瓜吧,早点儿吃完了,我想回去看书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点头。已是深秋,烤地瓜的热气在空中飘渺。小的时候,我总是喜欢看这种白气,常常在天冷的时候,嘴巴里就吐出这种白气,然后觉得自己是神仙,只要冲某个东西吐口白气,它便会变成自己想要的东西。凉生说我是看《西游记》看多了。我确实是一个易于耽于幻想的人,总期望好梦成真。

    就在我将地瓜放到嘴里的时候,一只脏兮兮的手伸到我的眼前,一个须发乱成一团的人冲我乞讨,他身上的衣服很单薄,哆哆嗦嗦的不成样子,他说,姑娘,可怜可怜我吧!说完,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手里的烤地瓜。

    我低头,当我辨清了他的模样的时候,惊叫了起来,何……何满厚!

    北小武走上前来,挡在我面前,他看着伏在地上的人,也吃了一惊,说,怎么是你?

    何满厚灰溜溜地将脸别到一边去,他没想到,撞到的人会是我同北小武。北小武跟我和凉生说过,何满厚是他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,可是在河北的时候,何满厚却偷了他父亲一大笔钱,离开了。北叔为此在电话里一直叹息,说,用人不善哪。

    我当时还建议过北小武,我说,你让你父亲报案得了,那么一大笔钱,怎么也得追究何满厚的法律责任啊。最后这件事情,北叔硬生生地给吞到肚子里了。至于具体原因,我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,何满厚竟然以这副面容出现在我们面前,北小武不由得冷笑,转到他身边,说,怎么,何叔,钱都花光了?

    何满厚羞愧满面地在地上爬,试图离开。这时,我才发现,他的腿断了,人瘫在地上,靠双手往前爬。

    我的心不由难受起来,似乎忘记了曾经游手好闲的他给我的母亲带来的羞辱,给我们家带来的不幸。我走到他眼前,将地瓜放到他手里。北小武不满地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何满厚看着我,看看手中的地瓜,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。我看着他苍老得不成样子,心不由感到酸楚。男人,总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方,才让人心酸不已,才肯将自己的狼狈示人。

    何满厚,还有我一直瘫痪在轮椅上的父亲。

    58 好吧,希望,将来我们不要比他更可怜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,北小武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原因是我请何满厚吃了一顿好饭,还带着他去医院检查了伤口,医生说,没有大事,并没伤到骨头,可能就是太过疼痛,所以患者不敢走路,等吃几副药,治疗一段疗程,他会康复的。我帮他买了药,还替他换了一身行头,最终还将他安置到北小武隔壁的一间空房里,让他暂时安身。所有的花费都是从宁信曾经给我的一笔钱里面支出来的。这笔钱我一直没动,我想找一天还给宁信,因为,当时,我救下伤痕累累的程天佑,并不是为了什么奖赏,而是因为这个男子有像极了凉生的眉眼,还有,我确实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。

    北小武说,姜生,你何必那么好呢?你忘记了他是一个坏蛋吗?

    我低头,说,怎么说,我们也是一个地方的人,何况他现在太惨了,难道我们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流落在街头不成?

    北小武说,反正,姜生,我心里堵得荒。好人也不是你这样当的。

    我说,那反正他腿好了,咱就让他回魏家坪就是,又不是要照顾他一辈子,他还有老婆孩子呢。我不过是不想看到别人的可怜样儿。

    北小武说,好吧,希望,将来我们不要比他更可怜就行了。

    其实,北小武还是一个好小孩的,他隔天就帮何满厚去旧货市场买回一个轮椅来。何满厚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北小武冷笑,说,别那么可怜兮兮地看着我,我不过是想你早点儿好起来,早点儿离开这里,我可没有姜生那份菩萨心肠。
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