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6章 Chapter four (1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60 这个名字太罪恶了,就是在睡梦里,都让我难于幸免它的荼毒。

    程天恩的出现让我心有余悸,那晚,我没有去上晚自习,也忘记了同凉生和北小武谈论怎样给金陵庆祝生日的事情,而是独自一个人缩在被窝里直发冷,梦魇随行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程天恩,活生生地将我这么一个热爱生活满腔热情的小青年给吓成了林黛玉。

    金陵那天晚上也很早回了宿舍,她看着我病恹恹的模样,问我,姜生,姜生,你怎么了?

    我就抱着金陵哭,我给她看我手上的伤口,我说,从小到大,他奶奶的,就没有人像程天恩这龟孙子这么折腾我。我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从小就没肉吃啊,怎么对肉这么感兴趣啊。再说,我顶多也是一个小排骨,有什么好啃的啊?

    金陵不知道是不是看了我的伤口的原因,身体一直在发抖。她握着我的手,久久不能言语。我想,金陵这样的女孩,跟我一样,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估计,程天恩的彪悍行径也将她给吓傻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靠着金陵睡着了,而且很安稳。当有一个人在你睡觉的时候,守护在你身边,你总会觉得特别安全。迷糊中,我仿佛仍能看见她靠在床栏前,手里抱着历史书,嘴巴轻轻地开开合合背诵着历史题,但是,我似乎感觉她更像在梦呓,傻傻地念叨着,天恩,天恩。

    唉,这个名字太罪恶了,就是在睡梦里,都让我难以幸免它的荼毒。

    61 一时之间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北小武终于像疯一样奔回了魏家坪,因为,他母亲这次不是病重,而是病危。我同凉生也跟着他疯奔回家。

    那个本来张扬的女人躺在自家的大屋里,瘦得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,她往日的凌厉样来,到别人家去,不带走点儿东西,是不肯离开的。同北叔吵架,每次都不死不休的感觉。

    北小武抱着她呜呜地哭,他喊她,妈,妈,我是小武啊,咱去医院吧。

    北小武的妈妈就睁开眼,看看他,脸上透出星星点点的欣慰来。他们的亲戚全都在周围,唯独北叔没有从河北赶回来。

    北小武不顾一切拨通他父亲的电话号码,嚎啕大哭,他说,爸啊,爸,你快回来吧,妈妈不行了,就是她以前再不对,你也原谅她吧。

    北叔一直对北小武的母亲心有成见,原因是她总是无中生有给他添了很多的麻烦,她总是四处宣扬她的不幸,宣扬北小武父亲的负心。可是,眼下看来,北小武的父亲并没有给北小武带回什么小姨娘来,所以,这很多年来,他们夫妻的关系很僵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,北叔似乎也哭了,但是,他并没有应承要回来,只是说,他对不起她,让北小武好好替他陪陪她吧。

    北小武最后对他的父亲破口大骂,骂他不是男人,骂他小肚鸡肠,骂着骂着他还是哭,还是哀求父亲回来。我同凉生看着北小武鼻涕眼泪流成一团,却不知道怎样去安慰,心里特别难受。北小武见求不动父亲,最后,将手机哐当摔在墙上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北小武的母亲最终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她没有去医院,她跟北小武说,她今天喝了一点儿农药,因为病痛实在太辛苦了。她说,她要去天宫做七仙女了。那时候,她的意志已经迷幻了,可是,当众人给她灌绿豆水解毒的时候,她的牙齿却咬得死死的,紧紧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才理解,她为什么要喝农药,因为,她求死的决心是这样的大。而她又没喝太多,因为,她非常想见见她的儿子,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。

    在她停止呼吸前的一段时间,她特别清醒。那时,只有我同北小武陪在她身边,别人都去忙着准备她的后事去了。而凉生,先回家照顾母亲去了。

    她对北小武说,其实,并不是她对他父亲造谣,她干枯的手拂过北小武的脸,她说,孩子,女人的直觉是很灵的,妈妈和爸爸的事情,不是你们小孩子能看得通透的。然后,她残喘着,说,小武啊,这一辈子,你得做个好人啊,不要像妈妈这样,更不要像你爸爸。然后她看了看我,有些迟疑,但是,最终还是说了出来,她说,你爸爸,这辈子想出人头地,所以一直是不择手段。很多年前,魏家坪的那场矿难,就是他跟何满厚给捣鼓出来的,将引爆炸药的芯子给截短了……所以,那场矿难,埋了那么多活生生的人。五十条人命啊……只是为了从姓杨的手里夺过煤矿的开采权……

    我当时像傻了一样站在原地,我突然能理解,为什么北叔一直以来对我这么好,对凉生这么好,对魏家坪所有的小孩都不错。原因是他内心的惶恐,内心的不安,时时刻刻灼烧着他,让他不得不对我们这些失去亲人的孩子做一些补偿,这样,他的良心才能得以安慰。

    北小武也停止了哭泣,傻傻地看着母亲。他根本不愿意相信,此刻母亲所说的一切。他同凉生,同我,本来是最好的朋友,而现在,却成了有着这样渊源的仇人。而他的父亲,那个他一直敬重的男子,顷刻之间,竟然成了一个身负血案的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北小武的母亲在停止最后一口气的时候,紧紧抓住了北小武的手,几乎用尽全身力气。她说,小武啊,无论别人和我多么恨你父亲,你都不要恨他啊,因为,你没有这个资格啊……话说到这里,她就不停地喘息,喘息,越来越凝重,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到最终,她也没将剩下的话说完整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是啊,世界上子女哪有痛恨父母的权利。或者,我对父亲的痛恨也是这样没有理由的,毕竟,他赐给了我们生命。

    62 圣诞节的时候,要吃一个苹果。

    北小武母亲的离世,让冬天特别早地到来了。

    北小武变得异常沉默,常常对着书本发呆。每次,从他们班门口经过的时候,看着他那个样子,我的心就无比酸楚。我想,如果,如果小九看到了,会不会心疼,会不会流眼泪呢?

    他一直没有再联系他的父亲,而我也没有将北小武母亲临终的话告诉凉生,我宁愿那只是她说的疯话。我不想凉生再次难过,事情过了这么久了,很多事情都可以随时间湮灭掉。

    雪花随着圣诞的到来,来到了北方的城市。北方一直缺少南方的山水明秀之色。但是,每年冬天的时候,北方的雪确实漂亮得异常。

    我同程天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,不知道他曾经说过的那些动听的话,是不是还是算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